手机版 | 登陆 | 注册 | 留言 | 设首页 | 加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贵州新闻资讯 > 文章 当前位置: 贵州新闻资讯 > 文章

“蜀中伯乐”高培谷墓志铭出土

时间:2019-05-09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不详    作者:佚名 - 小 + 大

冯飞(右一)向高氏后人解读墓志铭上的信息。

  都市新闻记者赵毫 摄影报道

  一次偶然的发现,100多年前的历史故事得以重现,关于“蜀中伯乐”高培谷的一生,从此有了最直接的证据。高培谷何许人?他一生都做了什么,何以被称为“蜀中伯乐”?随着墓志铭的出土,一切都清晰起来。

  原来,贵阳人高培谷早年曾在四川西充、大邑等地为官,他勤政为民、整顿吏治、劝民耕作、兴修水利、造福地方,深得民众喜爱和尊敬。特别是他出任资州(即现在的四川资中县)知州期间大力兴办教育,培养了一个文状元、一个武榜眼、三名进士,使得资州数年间成就了“文风甲川南”的佳话。为了纪念这位父母官,资州人民还特地为他修建了“德政坊”。

现场拓片。

  新出土的墓志铭亟待解密

  都市新闻记者近日获悉,贵阳三大家族之“高家的谷子”几代人中宦迹显著者之一、在四川为官时做出卓越贡献的高培谷的墓志铭出土了。为了解墓志铭内容,并对该墓志铭进行有效保护,乌当区作协主席冯飞决定请拓片师对墓志铭的内容进行复制,以便开展相关研究和保护工作。

  4月25日,都市新闻记者随冯飞及拓片师前往南明区永乐乡,并在高家后人的带领下见到了新出土的高培谷墓志铭。现场可以看到,该墓志铭由三块方石构成,一块是篆盖,一块是底座,中间一块是墓志铭主文。由于风化的原因,墓志铭上的字迹,肉眼只能看清少部分。要想完整了解墓志铭内容,则非得拓片不行。

  现场,拓片师宋成伟先用清水对三块石碑进行清洗,然后铺上一层专用的宣纸,小心翼翼地抹平,再补上一层,然后开始正式的拓片工作。随着拓包平稳地上下扑打,一个个被掩盖了百余年的文字逐渐变得清晰,大家的心情也随之激动起来。

  过程中,高氏后人高汝忠,向都市新闻记者讲述了墓志铭发现的过程。高汝忠说,今年清明上坟时,意外在一处老坟前发现了一块方石,之后对该老坟加土时,又发现了两块。“当时看到石头上有文字,但具体内容难以辨认。用红笔填出来,才知道是先辈高培谷的墓志铭。”高汝忠说,之后,高氏后人一边把墓志铭搬到安全的地方,一边由族中老人高昌笃联系乌当区作协主席冯飞,请他帮助进一步核实确认。

  “没看到墓志铭前,只知道这所老坟的主人是高氏先辈,但并不知道具体是谁。直到发现墓志铭,才知道是高培谷的,而且,老人家在四川做了这么多好事。”高汝忠告诉都市新闻记者,由于家族完整的族谱是曾任广州知府的广州公高廷瑶所修,而高培谷晚了四代,因此后人对这位先辈知之甚少,直到墓志铭的发现,才有了完整的了解。

  四川还保留有为他修建的“德政坊”

  长期以来,冯飞一直致力于对乌当高氏家族历史文化的挖掘和研究。他告诉都市新闻记者,自己曾于2012年前往四川资中县,试图寻找高培谷德政牌坊,但一无所获。后来在成都,他找到由资中县走出去的著名文化学者林文询,关于高培谷在四川的历史,终于得到了佐证。但德政牌坊在何处?对这个疑问,冯飞仍未如愿知晓。

  这些年,冯飞通过收集和整理高氏资料,得知资中县的高培谷德政牌坊仍在,因此2018年启动《时光的拓片——走近高廷瑶家族》项目后,他再次到资中县,寻找高培谷遗踪。“资中县方志办副主任邓勇,听我谈到高培谷后肃然起敬,说高培谷虽然是你们贵州人,但他的人生亮点在四川,因此不仅是贵州的骄傲,也是资中县和四川的骄傲。”采访中,冯飞深为高培谷在四川的深远影响而自豪。

  他告诉都市新闻记者,此次寻访,不仅通过邓勇提供的《资中县志》,从史料的角度佐证了高培谷在当地所做的卓越贡献,还通过对方的描述,在资中县城城郊找到了当地人为这位贵州人所建的“德政”牌坊。两次寻访终于有了结果,冯飞兴奋地写了一副对联,以表达自己的欣喜之情,以及对贵州先贤高培谷的敬意:“蜀中伯乐魂归故里,古道石坊犹念先生。”

  “有了大量文献支撑后,我特别希望,能找到一些实物,与相关文献相互印证。”冯飞说,正因如此,自己在得知高培谷墓志铭的消息后,第二天就赶往现场。采访中,他连声感叹此次发现真是“冥冥中的缘分,天遂人愿”,可见其欣喜之情。

  冯飞表示,乌当区一向重视本地文化建设,针对高氏家族,不仅出资塑了高廷瑶铜像,先后出版了高廷瑶遗著《宦游纪略》、传记文学《高廷瑶和他的后裔们》、《高家花园春秋》,去年还启动了大型历史文化著述《时光的拓片——走近高廷瑶家族》一书的编撰工作。

  发现并培养了四川清代唯一状元

  谈话间,墓志铭拓片工作也已完成,传主高培谷的一生,也以最直接的方式,呈现在大家面前。篆盖上为“清故资州直隶州知州高府君墓志铭”几个隶书大字,主体部分,在“清故资州直隶州知州高府君墓志铭”这一额头后,特别注明了“德清俞樾譔文”“秀水沈景脩書丹”“平湖徐惟錕篆盖”“石门胡钁刻石”等信息。

  看到这些信息后,冯飞兴奋地表示:“关于高培谷墓志铭的制作,说起高手云集、名家荟萃,一点不为过。”他告诉记者,撰写墓志铭的俞樾,是清末著名的学者、文学家、经学家、古文字学家和书法家,章太炎、吴昌硕等文化名家皆出其门下;刻工胡钁不仅善书画篆刻、工诗词,更擅长石刻,革命先驱秋瑾的墓碑,就是他所刻的。

  都市新闻记者看到,该墓志铭从国家衰弱的晚清时局和呼吁自强的家国情怀入笔,描写了高培谷在四川西充、大邑等地勤政为民、整顿吏治、劝民耕作、兴修水利、造福地方,因此深得当地人的喜爱和尊敬的经历。墓志铭重点写道,高培谷出任资州知州长达十余年的任期间,大力兴办教育的事迹——

  清光绪七年(1881),高培谷出任资州知州。第二年,他就专程去成都尊经书院请来了后来的戊戌六君子之一的杨锐等人,到资州襄办教育。当十七岁的骆成骧才参加童试时,高培谷看了文章后大加赞赏,并列为第一名。一年后,他又保送骆成骧到成都尊经学院深造,为骆后来高中状元奠定了基础。

  第三年,高培谷又拿出自己的俸禄,并发动士绅捐助,将当地栖云书院修整一新,改名艺风书院,意为开学习生动的古六艺之风。同时,他还大量选购经史子集等书籍1.8万余卷供学子阅读,并不惜重金聘请当时名士宿儒来书院主讲。数年时间,资州“文风甲川南”,每年的生员达数百人之多,且外地学子也纷纷来资州求学。

  “经过高培谷倡导兴学后,资州6年间出现了一个文状元、一个武榜眼、三名进士的佳话。”冯飞表示,资州人正是为了表彰高培谷兴办教育的功绩,才在北门外两路口立“德政坊”。该牌坊上刻“治亚龚黄”四个大字,将高培谷比作汉代力行教化极有政声的地方官龚遂与黄霸。

  关于“德政坊”的建立,状元骆成骧的《代资州五县绅士为故州前牧高培谷建专词呈》一文,留下了最直接的证据。文中,骆成骧高度赞扬了高培谷任资州知州的12年里,地方教育迅速发展,并声扬巴蜀的贡献,并呼吁:假若“各县知事,尽得如高前牧者,何政不举,何教不兴,民何患不安,士何忧不勉,贤才何虑不众多,国家多惮不强盛? 请为高牧建立专祠,以酬旧德,而励将来。”

  史料记载,光绪二十二年(1896),高培谷病逝,享年六十。民国三年,宣付清史馆立传。冯飞表示,关于一代循吏高培谷荣归故土,如何安葬在乌当的祖坟林等信息,尚有待进一步挖掘和研究。

上一篇:遵义市实现国家卫生城市、卫生县城全覆盖

下一篇:贵阳市乌当区:给车牌戴“口罩”12分全扣光

推荐阅读
备案ICP编号  |   QQ:  |  地址:北京市东城区  |  电话:12345678910  |